全国免费热线:0571-82991792


你就算出轨,不让我知道不行吗?非逼我面对吗?杭州正规调查公司

杭州婚姻律师-杭州离婚律师杭州正规调查公司-杭州专业调查取证公司电话13735888007 艾利长在东北一个产煤的小城市,她爸爸很早就跟别的女人跑了,她对父亲的相貌只有一点模糊的记忆,当她妈妈骂她“瞧你那个死眼睛,跟你死爸一个样的时候”,她会照镜子想,她的“死爸”到底长什么样,因为家里连一张她“死爸”的照片都没有。


艾利家挨着火车站,附近很多人家冬天都去火车站偷煤,如果勤快点,一个冬天烧煤都是不用花钱的,不过这个活在别人家都是男人干的,艾利和妈妈加起来,倒也和一个男人一样顶用。


偷煤,要在半夜定一个闹铃,她们得穿好衣服急急忙忙去火车站等,瑟瑟寒风里等运煤的火车开到,在它短暂停靠的十几分钟内,艾利爬上火车,手脚麻利地捡大煤块儿往下扔,妈妈拾起来放到自家的三轮车上,一晚上至少能拉上满满两三轮车,每年冬天偷上两次,一冬的煤钱就省下了,偷完煤的几天内,妈妈会露出难得的笑容。

记得有一个晚上,火车哐啷一声动了一下,十二岁的艾利在火车上吓得差点尿裤子,她害怕警察把她带走,听人家说偷煤会进拘留所,被警察打骂……她还害怕火车把她拉走,心想如果火车把她拉到下一站,兜里也没钱,该怎么找回家……就这样愣神的一会功夫,妈妈喊“死了你啊,磨磨蹭蹭的,快点扔啊!”


推三轮车回家的路上,妈妈骂了艾利一路“胆儿小的货,啥事儿也干不了,要你有个啥用?不为了你我早改嫁了。”妈妈时刻不忘提醒艾利是个拖油瓶的事实。



那时候的妈妈,从来没想过,艾利还真能考上大学,在妈妈的心里,穷日子只是用来挨的,过一天是一天,梦想?未来?那是什么?


艾利考上了南方一所大专,南得不能再南的城市。这是她报考志愿之初就想好的——离妈妈越远越好,不论去哪里都行


杭州婚姻律师-小林初中毕业后读了技校,因为家里条件不错,而且拆迁了,他就一直赋闲在家,一直游手好闲的,反正房租也够生活。


第一次被小林夸很漂亮,艾利不太适应,她总觉得那只是他的错觉吧,艾利但凡听到夸奖的语言,妈妈的诅咒就会响起“别嘚瑟了,瞧你长的那死样,你要是能嫁出去我都死去。”艾利还是习惯听这样的话,比较落地。


艾利大学一毕业,找了个公务员工作,然后小林就向她求婚了,艾利没想过自己爱不爱小林,艾利没有爸爸,而小林是第一个爱自己的男人。朋友劝艾利,说小林配不上她,可艾利就想嫁人,为了结婚而结婚。

一开始小林对艾利还凑合,公婆比小林更负责,加上住的也近,他们每天都来艾利家打扫、检查卫生,小林甭管什么事情都听爸妈的。艾利动不动被婆婆数落两句,住着人家的房、吃人家的饭,这样不也正常?可别不知足。 


艾利的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,发现小林兜里有张转账凭据,十万的转款,收款方是一个女人的名字,艾利想了很久,要不要和小林理论?最后还是没说,如果他真承认了有外遇,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?艾利根本没想好。


朋友劝艾利说,小林家不差钱,你要是想抓住小林的心就要多生孩子。艾利很快生了第二个孩子,怀孕期间,小林的手机又有多条转账短信,收款方都是那个女人。艾利没忍住,和婆婆抱怨了,没想到婆婆告诉了小林,小林有一天装作很无意地说:哦,那个女人是我的一个生意伙伴,这不是我把钱放在她那里帮忙理财,她今天又转回来给我了,你要用我转给你些?说完真的转给艾利一半。


艾利不想再追究了,不是说了吗,结了婚就要“难得糊涂”。


艾利想起小时候,外面下暴雨,家里漏小雨,艾利吓得发抖,但她从不吵醒妈妈,如果被艾利微不足道的恐惧惊扰到睡不好,妈妈会发火的,妈妈发火时常常说“再气我,我就要改嫁,以后不要你了”。


艾利怕再追问小林,他也会发火,如果小林提出离婚,依艾利的工资,没法一个人供两个孩子,现在老大全靠着公婆帮忙报辅导班,老二的幼儿园学费也是公婆交的。艾利宁愿什么都不知道最好。

有一天艾利去收拾那栋没租出去的房子,一进门就能嗅得到,小林把女人带到这里了,垃圾桶里有小林绝对不会吃的零食皮,地下有长头发。艾利心想,你就算出轨,不让我看到不行吗?我怎么逃都逃不掉吗?

朋友劝艾利别自欺欺人了,帮艾利找了个杭州婚姻律师,艾利问律师:我应该做什么,继续追查线索?捉奸在床?


于律师讲:“别先问我你要干什么,你先告诉我,你想达到什么目的?想离婚还是怎么样?”


“我不想离婚。我知道他不想跟那个女人分手,他们都好几年了。我就希望他跟那女的分手。”


“你需要跟他好好谈谈,不能再出轨了,要回归家庭。”


“他不会同意的,他想两头都占。”


“如果他要继续选择和那女的在一起,那是他的选择,如果他一直这样,你怎么选择?你要不要选择继续和他过下去?你要不要离开他?还是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?你既然没法替他人做主,你总可以给自己选择。”


“我至少希望他别给那女的花钱。”其实艾利早已经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
“那你要找她谈谈,问清楚钱都干什么了,要告诉他,以后不能再有大额转账给那个女人了。”


“那岂不是会激怒他?钱控制在他手里,他以后想转我还是没辙。”


“可你的态度总是要摆出来的啊。你总说你希望什么,希望他和那女人分手,希望他别给那女的花钱,可你都不敢跟他谈谈,就算又哭又闹的,男人都未见得悔改,可你连讲都不敢讲,他更不怕你了。”


“我只是想息事宁人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
点评:

艾利的个性,像《红楼梦》里的贾迎春,贾府二小姐,人称“二木头”,是荣府大老爷贾赦与一位姨娘(小老婆)所生。她老实无能,懦弱怕事。她的攒珠垒丝金凤首饰被一个老妈妈拿去赌钱,她明明知道,都不追究,她的妹妹探春要给她出气、替她追回,她却说:“宁可没有了,又何必生气。”自己躺在床上假装没事发生。


后来,她父亲贾赦欠了孙家五千两银子还不起,就把她嫁给孙家,实际上是拿她抵债。出嫁后不久,她就被孙绍祖家暴虐待,每次回贾府,家人问身上淤青是怎么回事,她都说是自己弄的,最后她被孙绍祖虐待而死。


迎春和艾利一样想不通:息事也不能宁人,该面对的就要承担责任,逃避解决不了。


艾利小时候的故事,是她讲给心理咨询师的。艾利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单亲家庭是挺可怜,于是她急于结婚,不管嫁的人怎么样,艾利一生都在用一件事情逃避另一件:和妈妈关系不好,就找个老公;和老公关系不好,就再生个孩子。直到,老公外遇的事儿闹到她眼皮子底下了,还是想通过拖来逃避。我和咨询师一起给她出了很多主意,都无法落地执行,艾利总有借口,怎么扶都扶不起来。


我似乎看到了艾利的后半生:老公一次次出轨、她一忍再忍,被虐久了的人,一旦给她幸福日子,她也不习惯,二三十年一转眼也就过去了,孩子长大了,艾利也老了!


每一个可怜的女人,必有她可悲的童年,然后带着可恨的懦弱,走完凑合的人生。

婚姻法律问题一对一咨询,加微信hzjinjing007或者来电咨询13735888007(杭州火眼金睛正规调查取证公司)

在线咨询

您好,请点击在线客服进行在线沟通!

联系方式
全国热线
13735888007
扫一扫二维码
二维码